天津病了:GDP增速財政收入增速雙雙墊底 經濟"虛富"

發布時間: 2019-02-18 來源: 新浪財經-自媒體綜合 欄目: 財經新聞 點擊:

天津“病了”叁里河天津經濟“擠水分”雖然是去年的事兒,但天津“虛富”,早在2012年就有端倪。當時天津市的GDP增速排名...

天津“病了”

叁里河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叁里河(ID:Sanlihe1),作者:一姐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叁里河(ID:Sanlihe1),作者:一姐

天津經濟“擠水分”雖然是去年的事兒,但天津“虛富”,早在2012年就有端倪。

當時天津市的GDP增速排名在全國前幾位,還經常出現兩位數增長,可是在中國經濟研究院發布的“單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”排名中,天津一直排在后10名,2014年更是排了倒數第一。“單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”,反映的是民眾分享GDP蛋糕的大小,一直被當作各省市GDP含金量的指標,因此當年就有媒體質疑天津GDP的增長有問題,是“虛富”。

盡管如此,可天津差到今天這種程度還是很讓人吃驚。各省市最新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,去年天津GDP增速和財政收入增速雙雙墊底,不在第一梯隊不意外,跑不贏西部城市也算情有可原,連一向被認為衰落的東北都沒比過,就不得不讓人問一句:天津怎么了?

其實,天津的問題,應該算是整個中國經濟的一個縮影。總結成一句話,就是從4萬億刺激政策開始,過去10年中幾乎完全以貨幣政策替代了改革,陷入了嚴重依賴投資拉動經濟的怪圈,使本來就有問題的產業結構,不是被優化,而是被進一步固化,從而錯失主動調整的動力,拖到今天不得不傷筋動骨。

《半月談》曾舉過一個例子來說明天津過去的輝煌:

上世紀90年代,當時的國家計委擬在京津地區興建一個30萬噸的乙烯生產項目。面對這個大項目,京津兩市展開爭奪,各不相讓。最終國家計委各不得罪,批準兩市各建一個15萬噸的項目。而按照當時的國際慣例,此類項目只有在60萬噸以上,才可能有效益。

而這種輝煌,恰恰給今天各種問題埋下了種子。

計劃經濟色彩濃厚,讓天津殘留下“國企在經濟活動中占比高,民營經濟不活躍”的結果。根據Wind統計數據,在A股天津板塊的上市公司中,實際控制人是國企的近6成,不僅高于全國30%的平均水平,也高于東北地區的40%。而按照2017年公布的統計數據,天津民營經濟在GDP中的占比,全國排名并列倒數第九。

不過,依賴國企、民營經濟占GDP比重低,也只是結果。北京、上海民營經濟的占比,比天津更低,但跟這兩個地方比,天津國企的產業結構和盈利能力完全不在一個對比線上。2017年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工業企業利稅總額,只占天津全市比重的四分之一。

興業銀行的一個研究報告,曾對比過2016年天津國有企業的ROE,結果是天津國有企業盈利能力ROE1.2%,比全國平均水平4.8%低得多。

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是天津的產業結構嚴重失衡,石油、煉化、鋼鐵等重工業占GDP比重是全國數得著的高。早在2011年,天津濱海新區已成為國內最大的煉化一體化基地之一,濱海新區統計局發布的《2014年天津市濱海新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》顯示,產業結構中,濱海新區的工業產值占地區生產總值的63.1%,而石油化工產業占工業的半壁江山。根據當時的規劃,到2020年,濱海新區的石油和化工產業產值規模將達到1.2萬億元,占新區工業的29%左右。

如果這是自然競爭的結果,問題可能還不大,可惜不是。

以鋼鐵為例,為應對金融危機,09年開啟了4萬億刺激政策,之后國務院發布《鋼鐵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》,提出到2011年形成幾個產能在5000萬噸以上的特大型鋼鐵企業,以及產能在1000萬~3000萬噸級的大型鋼鐵企業。在這一政策鼓勵下,各地都紛紛啟動鋼鐵企業重組。

天津是其中最積極的一個,2010年7月,天津市主要領導拍板,把天津鋼管集團、天津鋼鐵集團、天津天鐵冶金集團和天津冶金集團4家國有鋼鐵企業整合重組,組建了國有獨資企業渤海鋼鐵集團。

8家企業被強行捏在一起,名義上是重組了,但實際上內部運作一團亂。

8家企業被強行捏在一起,名義上是重組了,但實際上內部運作一團亂。

根據《華夏時報》的報道,一直到成立3年后,集團內各重組公司還是各自為政,于是形成了一方面是金融機構在政府大手指揮下,默認有債務兜底,源源不斷為渤海鋼鐵輸血,另一方面是內部管理混亂,出現各種尋租機會,企業經營一塌糊涂。

這個本來一開始奔著“世界500強”的鋼鐵巨無霸,最后只風光了兩年,就陷入了近2000億的債務泥潭中,天津本地所有銀行幾乎集體踩雷,波及大半個中國的金融機構。

渤海鋼鐵只是過去天津投資大躍進中的一個樣本。根據統計部門的數據,從2008年到2011年,天津市的投資增速保持在每年20%以上的水平,個別年份甚至超過40%,遠超全國平均水平。其中僅濱海新區的“十大戰役”,成立3年中,就消耗投資6000億。

這些投資在當年為天津帶去了超過15%的GDP增長,但這批大投資、大項目,大多跟渤海鋼鐵一樣,回報不樂觀,反而積聚了大量的債務。根據美國穆迪的測算數據,去年天津國有企業債務與政府收入之比超過600%,為全國最高。

據說2014年國務院一次會議上,有主管經濟的領導提到天津,曾直言:“天津市已欠下五萬多億債務,實際上已經破產,今天要追究也晚了,天津子孫后代是要承受這筆人為債務。”

現在看來,這個話并不是嚇唬人。過去幾年天津的財政收入中,稅收收入的比重一直保持在比較低的水平,2016年稅收收入占財政收入的比重不到60%,而全國最高的省份接近90%,平均水平也有75%。這意味著天津的財政收入需要“稅不夠,費來湊”,也意味著企業經營的隱形負擔重,交易成本高,營商環境不好,而這些反過來又會繼續加劇天津產業結構調整的難度。

年前,財政部公布了各省份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預期目標,天津是唯一把目標設為負數的省份,僅要求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“降幅繼續收窄”。顯然,在全國都要過緊日子的狀態下,天津會是最難受的。

本文標題: 天津病了:GDP增速財政收入增速雙雙墊底 經濟"虛富"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qhmmwq.tw/finance/379661.html

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

  •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  • 微信掃一掃贊助
  • 支付寶先領紅包再贊助
    聲明:凡注明"本站原創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湖北寶徽新聞網所有,歡迎轉載,但務請注明出處。
    匯豐:朗廷目標價升至3.45元 維持持有評級瑞銀:領展目標價升至98.1元 維持買入評級
    Top 007球探网篮球比分